載入中...請稍候...

罷課罷考TSA 家長吳太:細路要自己發聲!(蘋果日報)

  • 圖片 1

【引渡惡法●三罷】
罷課罷考TSA 家長吳太:細路要自己發聲!(蘋果日報)

記者 羅惠儀

https://bit.ly/2MBAx1t

當103萬人上街反對《逃犯條例》修訂,仍無阻政府決意於本周三(6月12日)直上立法會大會恢復二讀辯論,除了罷工、大專界罷課,有小學生家長亦計劃罷課、罷考TSA(於6月11至12日連續開考),進一步以行動表達訴求:吳太一對子女分別就讀三、六年級,早去信學校不考TSA,不過當她見到政府強硬態度,遂於昨日去信通知校方,另外也會罷課:「是很無奈,因為政府完全漠視我們回應,我還可以為小朋友,為香港做甚麼?」

從事幼兒教育十多年,現為全職媽媽的吳太與一對子女商量後,才決定罷課:「他們已經懂得上面書,看新聞知道發生甚麼事,問我咁解多人行出嚟(遊行),政府不理睬我們的時候,還可以做甚麼。身為家長要教小朋友怎樣維護自己權益,用合法途徑爭取。」她覺得教育工作者應該要明白,甚至支持家長的決定:「要知道甚麼事,令我們這樣做!罷課不是反抗學校,更希望學校明白,每一個人都是香港市民,包括小朋友都可以為這件事(反送中)發聲。」

家長圈子保守,反建制被視為異類:兒子初小時因為學校過度操練TSA,多番表達減輕壓力不果,遂為兒子轉校:「有其他家長罵我,說罷考TSA即是『搞事』;不參加學校補課,即是不合作,點解我要搞學校?學校有咩對我唔住,唔同學校合作……又問我個仔點解唔補課,咁樣好『蝕底』。」吳太補充,每下一個決定也跟兒子商量了解其意願,畢竟小朋友亦需要面對來自學校及同學的目光。

不從屬任何組織自行罷課,吳太不覺力量單薄:「只要在能力範圍去做該做的事便可……做家長有責任保護子女安全,在安全條件下,(罷課)我會帶小朋友親身去立法會看發生甚麼事。」

吳太在社交媒體分享罷課信格式,有朋友在自己學校群組分享,已遭不少家長「圍攻」:「不斷被人罵『搞事』,甚至Cap圖要通知學校有家長誘發其他人罷課……小學罷課係罕見,不過現在資訊科技發達,小朋友無可能唔知,反而我們要正面教育,遇到事(不公義)應該點做,而不是盲目服從。」

這代兒童成長離不開政治議題:反國教、TSA、反東大嶼……每一件事也關乎他們的成長,也是家長的政治覺醒──吳太為一對子女反國教,慢慢關心政事。「家長的身份很被動,永遠是學校話你知點做,你便跟住做,無家長會特別要同學校抗衡,大部分都順應學校──香港的家長就是配合。」當兒子經歷過,每日放學回家後,由5時做功課至10時的日子,連正常休息時間也欠奉,令她下決心為兒子爭取權益,不住與舊校周旋減輕TSA操練文化:「點解香港小朋友要過呢種生活?」
「功課奴隸」的生活已夠可憐,將來面對不公義的社會更甚,就是家長的無力感:「大家坐晒喺度咩都唔做?我成日同小朋友講,唔做就一定無希望;做,也未必贏,但自己做咗!」

看到遊行後的青年人,夜半留守政總抗爭,與警方有衝突,可想過自己兒子的一代的抗爭可能更劇烈?「(反送中)條例一過,維護自己權益已經成為滋事一群,會被『送中』審判,他們怎樣面對欺壓自己的政府?怎樣自處?」

她坦言不會選擇移民逃走。「衝擊的年輕人,無我哋八十後幸福,十幾歲時候無需要對政府做衝擊行為,爭取(公義)想要的東西,不過呢代不同,他們一出世香港已經慢慢變質……小朋友曾問我:『常識堂說五十年不變,又話一國兩制,點解而家咁急要修例?變『一國一制』?』我答不到小朋友──今個世代教小朋友分清楚是非黑白,係好艱難,因為管治我們的人都唔分是非黑白,家長又怎樣教?」


1560180450-597b.png